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故事会 >> 正文

至深之情

来源:twmfss资讯网 2020-05-23 03:08:54 

“你说你爱我至深。现在还是吗?”脑海中回荡着小舞对我问的问题。

“当然了”。我凝视着她的眼睛,没有一丝颤动,认真而深情。将早已冰冷的她拥入自己的怀中,我眼中闪现一抹复杂之色。

如果没有那件事,我今天对她说的话,一定是真的。

就在前天,我来到了公司附近的彩、票店,抬头看着彩、票公布板,这个动作我做了几百次,却几乎都是失望而回。然而,今天却十分不同,我只是一眼就呆住了,嘴中喃喃道:“1,2,3….7”。一直数到第七位还是与我心中的数字一模一样。

我急忙从口袋中掏出了彩、票,对着眼前的公布板仔细对照。结果还是一模一样,我中奖了,一千万!

我第一个想要告诉的,就是我的女朋友小舞。拨出电话,在脉搏急剧跳动的激动中将消息告诉了她。小舞知道了也是十分激动,连忙问我在哪。我告诉了她地点之后她就挂了电话,应该立即动身赶来了。

大约过去了十分钟,我心中激动地情绪渐渐落了下去,不知怎么有些患得患失之感。心中默默嘲笑自己一句,果真是暴发户啊,一点都不懂得淡定。

小舞来了,小跑到我的面前,可爱的脸蛋通红。我一把抱住了她:“亲爱的,我们以后再也不用辛苦赚钱了。我们已经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”。

小舞和我一起回到了家,各自向公司请了假,就在讨论这一笔钱的事情了。

“我们要买一栋大房子,一百平米的。”小舞看着我,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。

“好,还要买一辆车,豪华版奥迪。”我笑道,“我要带着你西藏自驾游。嘿嘿”。

“我要给爸爸妈妈买好看的衣服。爸爸一直想要一块劳力士的表,才几万块。”小舞掰着手指计算到。

我的脸有些僵硬:“再给我爸爸妈妈在城里买套房子吧,农村的交通不好,回家也不方便。”

小舞咬了咬手指:“你家里现在不是挺好吗?干嘛要在城里买房子?”顿了一下,小舞继续道:“还是给我弟弟买辆车吧,他现在的女朋友一直催他买车,说不买车就分手。”

“那是你弟弟的事情,我现在还没车呢。”我反驳,“再说这是我的钱,为什么要给你弟弟买,我们最初在一起的时候,就数你弟弟反驳的最激烈。”我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好了,对于那个不学无术的未来小舅子,我一直提不上好感。

“再怎么说他是我弟弟啊?”小舞冷下了脸:“再说了,你买了这么多次的彩、票,我们不是说好了平分的?怎么就是你一个人的钱了,买彩、票的钱还是我出的呢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确实是这么回事,我每天都买彩、票,那点零钱也并没有在意是谁的,我们的零钱都是扔在桌子上,我买彩、票的钱就是在那拿的,那么说来,我的钱真的仅仅只有一半是我的而已。

我握住小舞的手,微笑道:“那么这样吧,我们把钱用来结婚怎么样?以后就是我们婚后的共同财产,如何?”

小舞却不喜,似乎没有看见我脸上装出来僵硬地微笑,只是冷冷道:“结婚的钱还是得你自己来出。你爸妈不是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么?买房子的钱,还有买车的钱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,仿佛从最温暖的春天掉进了严寒的冰窟窿里。我父母一辈子辛苦的钱,就这么寥寥几句被她这样说了出来。本来就不善言辞的我不知如何反驳,或许不是不善言辞,而是每一次面对小舞的时候,我总会妥协。

小舞似乎看出了我眼中的异色,将我身上的彩、票拿了出来:“我保管着吧,你那么粗心大意的。”

我低着头,看不见脸上的表情,仿佛默认了这样的分配。

两天过去了,小舞给我打了电话,叫我一起去领奖,我推脱公司要集体旅游,让小舞推迟几天再去。

小舞一听要旅游,惊喜道:“去哪啊?是不是有很多小姑娘啊?”小舞的声音很开心,似乎已经忘记了前两天的不愉快。

是的,她总是这样容易忘记我的情绪,或许对于她来说我只是一个记忆只有九秒的鱼。对于她的调笑我也是十分配合:“当然,我们公司的小姑娘很多的哦。”

“那能带上我吗?我请假跟你一起去,反正这点工资我也不在乎了。”小舞很兴奋。未来规划得真好!

公司的大巴来到了山脚,我们公司30人,加上各自的朋友家属大约有50人左右。背着一个大包,我们走进了山中。

在现代化的社会中,这座山处处充满着人烟,只有在最深处的地方才有些人迹罕至。公司的领导选择在这里露营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

小舞陪在我的身边,一路上我没有再提彩、票的事情,我怕自己会生气,也怕小舞会嫌我不耐,实际上,没有多少人在那么多金钱面前无动于衷。我相信我对小舞的爱是至深之情,历经什么样的困难也不会改变。但是,小舞对我的感情呢?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天黑了下来,我们在深山的一处平台搭了帐篷。周围撒上了防虫蛇的药粉,并且点燃了篝火,也点燃了冷清的环境。我们一直持续闹到了深夜,此时,疲倦的众人才回到了各自的帐篷之中。

不一会就传来了呼噜声,我搂着小舞,小舞在我的身边安静地睡着,身上的香味一如以往。我深深嗅了一口,渐渐地睡去了。

凌晨,我突然被一阵冷风吹醒,起身一看,帐篷居然被打开了,而身边的小舞也不知所踪。

我走出帐篷,四周一片漆黑,我借着手机的灯光在四周寻找,忽然听见了两个人的对话声,其中,就有小舞的声音。

我走近,看见了两人。除了小舞以外,还有一个是我公司的小张。人长得白白净净颇受女孩子喜欢。

他们席地而坐,借着手机的灯光似乎聊得十分开心。我能听见却没有出声。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,小张也常常逗得小舞开心的笑。我看见小舞微红的脸庞,带着娇羞,就像最初与我相对的时刻。一时,我竟出了神。

一股说不清的情绪传到心底,我难过得想哭。就像被人抢去了最珍爱的玩具。或许他们只是普通的好感,或许只是凑巧碰到了一起,或许……

聊着聊着,小舞竟聊到了彩、票上面。我中奖的事情,还有需要给小舞分走一半的事情。一千万的一半,那是五百万啊!对于我这种打工族那是怎样的诱惑。所以,我看见了小张眼中猛然闪起的光芒,像火一般侵略着小舞!

小舞的脸微红,缓缓低下了头。

第二日,我四处寻找却依旧找不到小舞的身影。众人也没有看见小张在哪?我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,最后不得不提前结束了此次的露营。

众人报警了,我走在所有人的前面,焦急地眼睛都红了。众人都安慰我,叫我不要着急。然而事情的结果是残酷的,小舞与小张摔落悬崖,死去了。

我呆呆地站在警局的门前,眼泪止不住往下流,手中紧紧握住,那张失而复得的彩、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