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故事会 >> 正文

邪潮汹涌(4)

来源:twmfss资讯网 2020-05-23 03:15:34 

晚上睡不着觉?看邪潮汹涌(4)啊!故事大全鬼故事栏目分享短篇鬼故事,恐怖鬼故事,长篇鬼故事,校园鬼故事,民间鬼故事等短篇恐怖鬼爸爸也松了口气,回家的路上不住的安慰妈妈说:"没事,没事。都是自己吓唬自己,不想那么多就没事了。"妈妈回家后就和我讲了这件事,到家的时候她后背上的冷汗还没有干呢。故事大全,让鬼迷们在鬼故事中寻找乐趣

众人寻声望去,何飞捂住双眼,躺在泥地上打滚,躲藏起来的变异生物,偷偷袭击了他。血顺着手缝流出,他不住哀号。变异生物一袭奏效后,不知又躲到了哪里。

一个特警走过去,伸出手,打算帮助何飞。

“不要过去,他可能被感染,”队长下达命令,“大家戒备,搜索。它就在我们附近。”

特警迅速地站成圆圈,把两架直升机围在中间。

何飞浑身沾满了泥水,缩在地上。刘波非常难受,他有些冲动地想扶起何飞,让他躺到直升机里,接受治疗。但刘波明白,何飞应该已经被感染,他全身上下,都是泥水,很快他就会变异。一瞬间,刘波想起了不久前,他们一起工作,聊天的情景,想起了在何飞工作台上,他的妻子和五岁女儿的照片。

刘波大步地走过去,在何飞还没有变异前,他应该帮助他。队长拉住刘波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们不能不管他。”刘波语气激动,他用力甩队长,队长的手如铁箍般抓"有其它的香薰炉吗?"紧他,表情严肃:“你能现在治愈他吗?你想把病毒带到外界去,引起恐慌?我理解你,但是不要忘了,外面还有无数的幸福家庭!”队长的话让刘波止住了脚。

队长转头示意部下,一个特警从直升机中拿出两个最新型的火焰枪,它同样可以射出高温火焰,体积比几十年前的小了很多,威力却增大。刘波和王建各领到一把。

队长拍了拍刘波的肩膀:“你们两个好好守住他,如果他变异,那就送他走吧。”说完,他开始重新布置任务,原本去搜索基地的人员,因为何飞被袭击尚未行动。在队长再次确定下,十个人呈扇型,缓慢地向基因为其职业的关系,我不方便将他的姓名说出来,姑且用"小明"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来代替。地方向移动。剩下的几个人在原地搜索,所有人精神高度紧张,还有三个变异生物存活。

“刘波,刘波,你过来。”刘波惊讶地听到何飞在喊他。他转过身,何飞已经慢慢从地上爬起来,坐下,双手不停地抓挠身体。身边不远处的特警,举起了火焰枪。刘波忙伸手制止,队长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何飞。。。”刘波语气哽咽。

“我的身体好痒,”何飞不停地挠,“我感应出,楼里有人,它们在楼里,在走廊里。”何飞抓挠的速度加快,突然,他狠命地抓脸,一块皮被撕了下来,“好舒服!”刘波和王建惊诧地跳开,何飞继续撕着脸上手上的皮。

队长皱了皱眉,从腰间拿出手枪,瞄准了何飞。刘波难过地闭上眼睛。“砰”一声枪响,刘波再次睁开时,何飞血肉模糊地躺在那里,枪打在心脏的位置。一个特警迅速地跑过去,火焰枪把何飞的尸体变成一具焦碳。

刘波终于控制不住眼泪,王建傻呆呆地看着地面上的焦碳,不发一言。

队长严肃地对大家说:“我们中的任何一人,包括我,如果被感染变异,大家要迅速地解决,不要搀杂丝毫的情感。”众人默不作声。

队长挥挥手,指着废弃的小白楼:“我们进去。”他转向刘波和王建,“你们两个守在这里,看护好直升机。”

刘波突然醒悟过来,张园在里面,他要亲眼证实张园真的变异,他无法忍受张园象何飞一样离开,如果真的要送她走,刘波也希望是他亲自动手。他坚决地说:“我也要去,里面的女人是我爱的人!”

队长的眼神瞬间表露出一丝情感,他看了看刘波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刘波,变异生物研究第一小组的平时只要他上线,qq立码响个不停,但今天,仿佛大家都知道他要写东西似的,居然没有个人找他。写完东西,他点开qq,想看看有谁在上面,但是,平时热闹的qq,今天却个人也没有。所有的头像,全是黑的。负责人,生物基因研究博士。”刘波回答。

队长点了点头:“好,你跟我们进去,但是不要感情用事,照顾好自己,你这样的人才,牺牲了是国家的损失,我不想为了保护你而分神。”队长留下了一个队员,和王建一起钻进直升机,关闭好舱门,八个人小心地走进小白楼。

天已亮。楼内,采光昏暗。

八个人谨慎地沿两侧步入。楼内弥漫着一股久未通风的霉味,浓重,刺激得刘波皱了皱眉。两侧的墙壁已经渗水,墙皮斑驳,铁门上锈迹斑斑。刘波突然有一种感觉,他似曾见过这一画面,却想不起是何时的经历。

一层的走廊空荡荡,特警人员李大爷缓缓地说道:"你们别白费心思了,今天你们个也不可能活着离开!我家人把我送进敬老院,本来是想让我安度晚年,谁知道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硷竟然会打我们老年人的主意,你们拿走了我的肾,我今天就要让你们用命来偿还!"的软底靴,踏在石制地面上,如猫的肉垫,没有一丝声音。刘波尽力保持脚下不发出任何响动。八个人分做两组,分别从走廊两端的楼梯上到二层。

转过楼梯,刘波几乎惊叫出声。尽头,落地的一面窗前,张园背对着他们,站立在那里。看不出丝毫异样,她俯视着楼下,背影孤单,沉寂,一只手放在窗上。肩膀上停着一个变异生物。"你疯了吗?阿宾?"阿珊道:"个梦你怎能当真?"

刘波克制不住,他想走过去。刚刚抬起脚,敏锐的队长轻轻拦住了他,做了个暂停的手势。队长示意所有人慢慢靠近,同时小心变异生物和尸体的袭击。八个人缓慢地蹭过去。

“刘波,你来了。”张园突然说话,语调冰冷,她没有转身。肩上的变异生物转过头,狠狠地盯着靠近的八个人,眼睛中是邪恶的红光。

刘波艰难得张嘴,声音从嗓子中挤出来:“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你在担心我吗?”张园终于转过了身。看到她,刘波不禁骇然。张园的眼睛中也射出红色的邪光,表情陌生,全身感情这是铁打的师父流水的徒弟啊。我心想。"那,为什么我师父不走呢。"袒露的皮肤上,布满红色的斑点。

“她已经变异了。”队长冷静,下令部下消灭她。

部下举起火焰枪,急速向张园喷射。张园突然凌空跃起,闪过了火焰,飘飘忽忽地落地,轻蔑地说:“可怜的人类。即使你们消灭了我,又能怎样,我不过是顺从它们的其中之一。它们马上会成千上万地登陆,到时候妥协的,就不仅仅是我一个人。”

“它们?变异生物吗?”刘波紧张地问,“你为什么要妥协?你为什么和其他被感染的人不一样?你还有理智。”

阴惨惨地大笑,响彻在静寂的小楼。张园面部狰狞,声音嘶哑:“它吗?”她看了看仍在肩膀上的变异生物,“你们太小看这个世界了。人类统治地球前,大地上遍布恐龙。而在人类之后呢?你们知道是什么吗?就是变异生物的主人。它们来自深海。这是对人类破坏自然,破坏环境的惩罚。地球也是有生命的,她发怒了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队长无法相信张园的话。

张园伸出手,变异生物飞到她的掌间:“这小小的东西就引起你们这么大的恐慌,它的主人来到人类世界的那天,就是所有人类生命终结的时候。人类将被消灭,地球要重新规划这个世界的秩序。我妥协了,我厌恶做人。我有远大的理想,但是看看这个世界,哪里是干净的?它们许诺我更美好的未来,我为什么要放弃?”

刘波听到这里,重重地叹气:“张园,你的心魔驱使你偏离了正道,你希望人类从此消失?你一直认为我在敌对你吧?其实。。。其实我爱你。。。我很想让你知道我爱你。。。”

张园的红眼睛突然瞪了起来:“爱我?爱我为什么还要和我竞争?你是男人,你不懂惜香怜玉的吗?”

“爱和工作是两回事!”刘波急急地解释。

“哈哈~~男人还真会找借口。”张园突然伸展开双臂,左臂上通红一片,那里已经没有了表皮,“让你们看看我得到的力量,我从没有这样释放过自己。”

张园的全身开始剧烈抖动,身体扭曲,皮肤膨胀,形状骤然变大,遮住了窗外的光亮。一个骇然的怪物出现在八个人的眼前。她嘶声尖叫着,扑了过来。

众人骇然后退,几把火焰枪同时喷出烈焰。张园变异那和尚双手合十,道:"这是支下下签,施主将有大劫难在这两日之间,唯有入我忽然,他听到车后传来种异样的声音,声音不大,但异常古怪。接着又传来声,这声要比前声大了许多,他仿佛听到声音是古尸发出来的,他吓得毛骨悚然。胡远厚虽然心狠手辣,但还是非常怕鬼的,这不仅是因为他迷信,还因为在几年前的次入室偷盗中,他们曾经杀害过位与他们搏斗的男主人,这之后,胡远厚就感到不时有怪异的事情发生。佛门,才能逢凶化吉。"没有听他接下来的讲解,因为我已经走了。耳边传来阵阵心平气和的诵经声,这声音好像能够直接传到云里,礼佛真的是高贵的事情,可不适合我。后的怪物,上下腾跃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躲闪,火焰枪无法伤害到她。转瞬,她奔到了眼前,抓紧距离她最近的一个特警。展翅冲过来的变异生物也在刹那间袭击了一人。

队长大声喊叫:“退出去,我们先退出去。”声音未落,从天花板骤然冲下一个庞大的怪物身影,拎起队长跳到张园的身边。另一个变异生物也随之出现。刘波和另外几个人手中的火焰枪不停地喷射,两声怪叫,两个变异生物化为灰烬。张园和突然出现的另一个怪物却停了下来,相继扯下队长和另一个特警拿着火焰枪的右臂,走廊中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。

“你们还是放弃吧。”她从小就饱受排斥,周围的小伙伴都不愿意和她玩,连他们家的大人都对她闲言闲语,敬而远之。变异后的张园,脸上凸起了一块块硬甲般的红色肿块,头发蓬乱,耳朵尖长,布满如钢针的灰色长毛。另一个怪物明显是男性,虽然他已全无人类的形状和特征,但是刘波还是隐约认出,他就是曾经失踪的“尸体”。他把队长摔在地上,一脚踏住,脸亲昵地蹭了蹭张园的头。

刘波颓然地放弃了抵抗,心中莫名的悲凉。其他的特警人员迟疑着后退,只留下刘波一人独自站在走廊间,与张园几步之遥。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张园,用手指着男性怪物,低声说:“是你把他带到这里的?”

张园微笑,表情却异常恐怖:“是他召唤我帮他离开冷库的。你知道他是谁?刘波,上面隐瞒了他的身份。他就是深海项目秘密调查组的负责人,他第一个发现深海世界,第一个醒悟,作为使者又重新回到内陆。他要转达深海世界的消息,在人类无法到达的深海,已经潜伏千万年更高级的生物,马上就要顺应地球的发展,浮出海面。怎么样?要不要加入我们?”

张园的话让特警们惊恐地看刘波,每个人都感到绝望。刘波低头沉思,再次抬起头后回答那男人早以吓得跌到在地,个劲儿的磕头说:"对不起,对不起。喂是爱你的。""说对不起已经晚了,我现在这个样子,你还爱我吗?"说着下子撩起面纱。她的脸与刚才判若两人,整个半边脸都不见了,只能看到白白的大脑。右边脸上的眼睛鼓了出来,那称鼻子的东西歪曲着。而后她伸手将自己的肚子剖开,从里面拿出个没成行的婴儿。张园:“你知道我在想什么?张园,你应该去照照镜子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的丑陋和邪恶。一个生物学家,应该为人类研究出更先进的科学,而不是去毁灭。我是不会和你站在一起的,即使在这以前,我曾经多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这些话明显激怒了张园,她粗粗地喷出一口气,手下使劲,把特警人员的另一只手臂生生扯了下来。特警闷哼一声,昏死过去。张园扔下他,一步步地向刘波走进,幸存的特警顾不得刘波,转身往楼下跑去。刘波留在原地,他已经有了牺牲的觉悟。失去一只手臂的队长,躺在地上,不忍再去看,闭上了眼睛。

张园笨重地脚步声,砸在刘波的心里,随着她每一次的迈步,刘波一下下的心惊。张园终于走到了他的眼前,她俯下身:“你很想死吗?可是我不这么想,我还想继续跟你竞争下去,这样才有意思。我会让你走,去通知那些可怜人。地震会越来越密集,暴雨会连绵不决,海啸,飓风,一切都会来。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措施。最后,它们会从深海移居这里,人类会从地球上消失得干干净净。”

刘波看着她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张园又在恐怖地微笑,继续说:“我也会给你点提示,在一楼大门后的角落里,有我的工作日记,我把我知道的变异生物及它主人的一些特征和弱点,记录在了里面。我们开始更有趣的竞争吧。现在你可以走了,快去通知那些上级领导。”

刘波看了看绝望的闭上眼睛的队长,另外两个被袭击的特警,咬了咬下嘴唇,毅然转身,奔跑着离开了小楼。他没有忘记拿走张园的工作日记,踏出小楼的一刹那,他听到了此起彼伏地惨叫声,但是他没有任何感觉,心似乎麻木了。

空地上的直升机已经重新发动,螺旋桨发出轰鸣。去基地搜索的十个人正在往回跑,没有其他人跟随。基地里最后幸存下来的只有刘波和王建。所有人匆匆地跳上直升机。

刘波抱着工作日记,向直升机跑去,王建出现在舱门后,向他伸出手。他登机前转头向小白楼上望去,张园站在那里,恢复了人类的外型。对他轻轻地摆手,笑容得意。刘波感觉她目光锐利,如一把刀,一下下,反复地刺入他的身体。一阵剧痛,心仿佛被挖去般的痛苦难忍,眼泪终于汹涌地流下来。他突然冲动,举起手,对着楼上的张园挥,挥别他的爱情,挥别平静的生活。今后。。。人类的存亡将与他有不可分割的关系。。。

刘波握住了王建的手,最后一个跳上了直升机。缓缓飞离地面,张园的身影越来越小。。。。。。

一个去基地搜寻的特警,扭开了直升机里的内部通讯显示器。骤然的画面和解说,让机内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茫茫,生机盎然的大海,卷着巨大的浪潮,咆哮着。铺天盖地,如乌云一般的黑潮从海面升起,汹涌着奔向陆地。镜头推进,刘波的手无法控制得颤抖起来,那是无法计算的变异生物,红色的邪恶的目光。。。。。。

突然解说停止,镜头摇晃,随着一声声的惨叫,定格在沙地上,一滩血涌进画面。刘波似乎听到了变异生物震耳欲聋的怪叫声,似乎就在身边,就在驾驶舱内。他毫不犹豫地冲过去,发疯似的举着火焰枪在直升机内乱射。“砰”“砰”的火星迸射,直升机内燃起大火,失去控制,刚刚升入空中的直升机迅速地从高空坠落。。。。。。

刘波似乎从高空落地,骤然惊醒。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。

“你醒啦?”女子温柔甜美的声音。

刘波转过头去看,张园微笑着坐在他旁边,翻看他的工作日记。刘波吓得惊跳起来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身后的转椅倒在地上,惊动了其他的人。

“睡糊涂了?我说刘波,你也不要太辛苦自己了,老让张园等着你。”何飞从工作台上抬起头,笑着对刘波说。

刘波扶住沉重的脑袋,打量四周,这是他的工作室。

有人敲门后推门而进,晓青笑盈盈地走进来,直奔刘波:“刘博士,把那本内刊给我看看。”说陈先生是个服装零售员。完,她自顾自地走过来。

“拿去。”张园把在桌子上摊开的一本杂志拿起来,随手翻翻后递给晓青。杂志的封面醒目的大字写着:来自深海的警告。

晓青高兴地接过。

刘波这两尸体看到他们,下子就窜了上来,下子黏在了前来的两个捞尸人身上。想了起来,他刚才在看内部刊物,因为过度疲劳,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张园是他的未婚妻,在另一研究组工作,三个月后他们将举行婚礼。

刘波想起了刚才的噩梦,他重新放好转椅,坐了下去,自嘲地笑笑,对张园说:“刚才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,跟全息电影一样真实,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张园注意到了刘波一脸的汗水,她掏出手绢:“什么梦,这么恐怖?”

刘波想了想,没有告诉她:“没什么。世界末日。”

传讯显示器突然亮了起来,老张表情严肃地出现:“所有研究人员请马上到地下二层的冷库。”

刘波疑惑,张园亲昵地拉起他:“走吧,听说送来了一个染病毒的尸体。”

“什么?”刘波吃惊。拉紧张园急匆匆地离开了工作室,晓青和何飞跟了出来。

四个人下到地下二层,迎面走来年轻的保安王建,他谦逊地向刘波打招呼,略带羞涩。刘波却感觉异常的亲切,紧紧拥抱了他一下。王建有些不知所措。刘波笑笑离开,他以后会告诉王建他的梦。

冷库的门前,老张已经等候在那里。其他的研究员陆续赶到。保安队长打开了冷库的大门,老张带着所有研究人员走了进去。刘波在看到尸体的瞬间,全身彻底冰凉。尸体皮肤上遍布红色的斑点,和他的梦何其相似。他紧张地观察张园,她正在低头思索,从口袋中取出一副一次性手套戴上,绕到了停放台的前面,用手撑开了尸体的眼皮。

刘波惊恐地倒退,突然,他歇斯底里地大叫:“不!”

[全文完]

以上就是邪潮汹涌(4)的所有内容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