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故事会 >> 正文

诡故事--血鬼

来源:twmfss资讯网 2020-07-30 05:35:09 

血鬼:喜欢模仿猎物生前做过的坏事儿。全身冰冷,要不断以新的猎物的鲜血为生,同时也会让体内旧的血液与旧猎物的头颅变成自己的武器。

洗去一身疲惫后,男人关上门,走向乱糟糟不曾整理的床,今天又赌输了昨天偷来的所有的钱,家里已然家徒四壁,要不要再去偷几户人家?男人想着。然而席卷而来的困意让他不得不投降,男人让自己陷在床里,蒙上被子。

一分钟两分钟…今天越睡越冷,被子里的温度慢慢变得和冰块一样冷,男人打了好几个冷颤,哆哆嗦嗦的从被子里爬出来。

他差异的看着自己的被子,努力搓着手和手臂,可是他一丝温暖都觉不到,房间也在变冷,整间屋子像冰柜一般。是空调打开了么?不对,房间里的空调早就卖了啊。“真是见鬼了。”男人骂骂咧咧同时觉得温度越来越离谱,男人打着冷颤地走向门,但是门就像被冰冻了似的,他几乎把手把都要拧下来,而那门就像有自己的意识不让他出去。

“该死的,连门都跟我造反!”然而骂了也是没用,可如何办才好,男人看向窗,可是原来的窗户居然不见了!男人震惊了,到底是何方妖孽!让他这下真的彻彻底底是家徒四壁。怎么办怎么办,在这样寒冷的室内,男人尽急出了汗。这时,他隐隐约约看见床底下有一把刀。男人慌乱了,这是他平时入室行窃惯用的手法,如今他自己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,难道是这个床底下的人在装神弄鬼来报复他么?

就在男人出神的时候,那把刀突然移动了一下位置,紧接着,一双惨白的手进入男人的眼帘。男人惊慌马乱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顺手抄起床边的榔头,大叫着去砸那把刀。砰砰砰的几声,刀连带着地板一起扭曲,男人发疯似的将两只手用力向床外扯,就在扯的时候,他反而一屁股坐在地上,手里各拿着的,仅仅就是左右两只惨白的手,这手有如冰块一样,但是,断手处,却是有着鲜血,一滴一滴往下掉,男人惨叫着扔掉了双手,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,想再次走向门口,可是就在站起来的时候,他挪不动位置了,他惊恐的看着床底下,床底下不知何时流出了一大摊血,它不紧不慢的蔓延,像有生命般的,慢慢染红了地板紧接着是墙,一些血到了男人的脚边,就像胶水般将他黏在地板上,男人的腿上也布满了血液,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,赶紧打了自己几个耳光,希望这只是做梦他能快点醒来,但是脸都打肿了,男人心灰意冷的停下了手,他现在只想大哭一场能痛改前非,可为时已晚。

血染红了整个房间,男人闭上眼,不敢再看,就在这时,床底下忽然传出了噗噜噗噜的声音,就像一个球在水潭里滚啊滚,男人越是闭眼并捂住耳朵不听,这声音就越是在他的脑子里回想,男人受不了这奇怪的声音,只能悻悻的睁开一条缝,打探着室内,室内依旧是那么血红,红的让眼睛很不舒服,他只能将眼移到床底下,毕竟那也暗一些并不是那么刺眼,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他稍稍让眼睛舒服了一些后,一颗脑袋迅速从床下滚了出来直到他脚边,男人腿瞬间软了,幸好小腿上的血就像支架一般撑住了他,以至于不会再次摔倒。

那颗头就这样慢慢在地上转过来面对他,男人像着了魔一样无法再将眼睛闭上,眼睛瞪的如铜铃那么大,他惊恐的瞧着这头,头已经和他面对面了,双眼流着血,流进头的嘴里却不见从底部再流出来,就像是个可笑又荒谬的血液循环,男人和头一直就这样对视着,时间仿佛禁止了,男人的脑子里完全空空荡荡,他忘记自己在哪里,自己之前干了什么,自己又是谁,他只知道他要和这个头对视,来迎接一个人。

哗啦哗啦的声音从床底响起,床底下缓缓扭动着一具身体,没有头,没有双手,它就这样像蚯蚓一样在血里扭动,慢慢地慢慢地,它的上半身出现在男人面前。男人已经连哭叫都不会了,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它,它的上半身靠着失去双手的手臂费力的撑起来,再缓缓地从床下爬了出来,它不紧不慢的站在男人面前,全身被血染红,胸口的心脏就赤裸裸挂在外面直往下淌血,刹那间,全世界都像失声了,红色的屋子里,只有一个失了神的男人和一具无头尸。

半晌,无头尸的脖颈处开始了奇异的生长,血块正在堆积,所堆之处便成了一块皮肤或者骨头。不几分钟,无头尸居然有了一副新的头颅,然而这颗头颅长相十分怪异。

它的嘴裂开到两耳边,下嘴唇和上嘴唇成了个三角形,两边又凹进去了一些,仿佛在笑。它的眼细长又翘,整个眼睛都是血红色,看不到眼珠,它的头发每一根都会动,滑稽的是这头发和美杜莎的头发一样,每一根都是一条蛇,那些蛇不断变长不断变长,直到这些蛇长到把男人包在那里,男人的身上布满了蛇,但他因为寒冷,也就感觉不到蛇本身的寒冷。

霎时,它开始疯狂的笑,这一笑彻底惊醒了男人,男人立即疯狂的扭动挣扎,可越挣扎,那些蛇缠绕的越紧,它笑得愈加疯狂,男人就越挣扎的厉害。像是无声的命令,那些蛇开始吞食男人,他们不像普通蛇类吃东西,这些蛇慢慢将男人的皮一层层撕走进而吞下,蛇前赴后继,从皮到肉,一点一点吞噬殆尽,最后只剩下一具连血都没有的森森白骨撑在那儿。

它也终于停止了笑声,瞬时,四周燃起了熊熊烈火,它也在火起同时,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留下地上一颗被烧焦的头颅和骨灰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