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故事会 >> 正文

艰难的拥抱

来源:twmfss资讯网 2020-07-31 05:31:43 

艰难的拥抱

作者:丹东王文凯

  五十多岁的老蒋经医院诊断,患了胃癌,已经是晚期了。

  老蒋平时看过一些医学方面的资料,结合自己的身体表现,虽说家人信誓旦旦的对他说是小毛病,他隐约的觉得自己今后的日子不会多了。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有多么的悲哀,在单位同事来看望的时候,像没事人一样的说这说那,甚至还开着玩笑。

  那天上午,老蒋的对桌老张来了。老蒋半躺在床上,和坐在板凳上的老张说话。他俩是私交很好的,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,那天,当着老蒋妻子胡霞的面,老张说:

  “本来美女小刘也要来的,临时有事了,说明天来。”

  “她要是忙,就别让她来了。”老蒋说。

  “不行,她知道你病了,掉泪了。唉。”

  老张走后,胡霞虽然没问什么,但老蒋感觉妻子的表情有些异样,看他的眼神有些冷。老蒋心说,反正自己也没多少时间了,我即使和别的女人有什么,妻子也不应该计较。

  知道小刘要来,老蒋特意刮了胡子。那些天,老蒋一个劲的往门口看,还对胡霞说自己在医院也没事,叫她回家休息。妻子没听。刚住院那几天,胡霞白天送完饭待一会就要回家,晚上是不来的,但这几天胡霞白天晚上都在病房里陪着老蒋。老蒋知道胡霞那点心思,但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这时,小刘走了进来。

  “这就是小刘。”老蒋对妻子介绍说。

  胡霞要小刘坐着,小刘笑笑说不用,站在老蒋的对面说着话。说了一会,小刘一旁不由的掩面而泣。老蒋的眼角也潮湿了。

  “老蒋,你怎么激动了。像个孩子!”胡霞有些不满的说。

  “胡霞,你、你出去一会,行吗?”

  “我给小刘削个苹果,再说你俩聊天还有怕我知道的吗?”

  老蒋的眼里流露出无奈而哀怨的神色。

  小刘走后,胡霞面露愠色:“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,和一个年轻女人还这样眉来眼去不清不混的。”

  老蒋想说什么,却忍住了没说,眼睛看着窗外的一动不动的槐树。时值盛夏,槐树正开着一串串洁白的花,但老蒋却闻不到槐花的馨香。

  老蒋去世后的一天上午,胡霞来老蒋的办公室收拾东西时,小刘走了进来。

  “大姐,那天我在病房里的确有些激动,你别介意。”

  “我理解,女人嘛,容易动感情。”胡霞淡淡的说。

  “实话说,在蒋大哥得病之前,和我说过你。他一直有个遗憾,但又不能去和别人说。”

  “遗憾?他会有什么遗憾。”胡霞想起那天的事情还有些生气。

  “我说了你可别生气。他说,和你生活了二十多年,你没让他拥抱过一次。他对我说,他想象不出和一个喜欢的女人拥抱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,可你却始终不允许他拥抱你。”

  “这些他也对你说了?真是不要脸了!”

  “我们在一起工作十年了。他像大哥一样的对待我。我们无话不说。说心里话,我喜欢蒋大哥,他也喜欢我,但我们是属于兄妹之间的那种感情。”

  “你来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?”胡霞大声说道,“你说的这些我会相信吗?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整天不理我。”

  “有一天,我们科里聚餐的时候,他喝多了,他借着酒劲说,他这辈子就想和一个彼此喜欢的女人拥抱一下,他们就起哄问想拥抱谁。”小刘没理会胡霞,“蒋大哥红着脸看着我,我知道他的意思,我担心他说,又希望他说,……

  “要是好意思说还是人?”胡霞气哼哼的说。

  “但我不以为蒋大哥说了有多么下流,他就是我大哥,一个没有私心杂念的大哥。后来,他和我开玩笑时说,在他临死之前拥抱一下我就死而无憾了。可是,蒋大哥仅仅是说说而已,我们有的是机会,又一次,我们到外地出差,但是,蒋大哥一直没有那样做,包括那次。”

  “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!”胡霞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小刘。

  小刘没有理会,自顾自的说:“知道蒋大哥将不久于人世的时候,我就决定让他拥抱我一下,这是他最后的拥抱,也是唯一的一次,我不想让他带着遗憾走。我和我丈夫说了,他也理解我。可是那天、那天,……你没给我机会!”说到这,小刘说不小去了,转身要出去。

  “你站住!”胡霞叫住了小刘,“我有话要说。”

  小刘擦擦眼泪,面向胡霞。胡霞的眼睛里泪光闪闪。

  “好,我为你们的故事感动了,我理解了。不过,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能拥抱我吗?”

  “我想不出来,一对夫妻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却不能彼此拥抱的理由。”

  “只要你爱他,就不会讨厌他拥抱你。”胡霞淡淡的说。

  小刘有些吃惊的看着胡霞。

  “我和老蒋,还有他,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。老蒋的父亲当时是单位一把手。老蒋看好我,可我不喜欢老蒋,他父亲就利用各种办法,包括找我父亲说服我,要我嫁给老蒋。可是,我已经喜欢那个男人了。我家非常穷,老蒋就经常送我家东西,我父亲就硬逼着我嫁给老蒋。没办法,我只好屈服。可是,我和他有个约定。”

  “想不到你们之间竟是这样啊。”小刘有些吃惊。

  “我对老蒋说,我们结婚可以,但是,我们之间不能拥抱,一次也不行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小刘不解的问。

  “我的拥抱只能给我真心喜欢的人,老蒋不是。”

  “他答应了吗?”

  “他答应了。”

  “你喜欢的那个人现在在哪?”小刘好奇的问。

  “得知我不能和他结婚,第二天就精神失常了。见了我,也不认识,有一天,他疯疯癫癫的就掉到马葫芦里,死了。”

  小刘再次掩面而泣。

  “所以我恨,可现在,恨谁,又有什么用?”胡霞怔怔的看着小刘。

  那天,所有的人都听见了从老蒋办公室里传出的一个女人凄厉的恸哭声。而小刘的哭泣则是无声的,泪水不住的滴在办公桌玻璃板上,玻璃板下有一张合影上,在人群里,老蒋眼睛亮亮的看着,似乎在盼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