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小说 >> 正文

推荐阅读夺心总裁别纠缠

来源:twmfss资讯网 2020-07-26 05:21:09 

这里推荐阅读《》,提供洛安然厉至琛章节目录,情节非常吸引人,人物真实生动,情感细腻,快来看看吧!杨柳儿倒是没有表现出来什么,侧眸看了经纪人一眼。

《夺心总裁别纠缠》精选:

“周郎,你真的觉得这件事是我的错吗?”

长发盘起,一袭旗袍勾勒着金边,一颦一笑都带着那民国的韵味,杨柳儿面朝副导暗送秋波,嗓音温软:“你宁可相信那霸道无礼的唐娆,也不肯信我半分吗?”

对面空无一人,杨柳儿却像是听到了什么,仿若被伤了心,踉跄的后退了一步。

西施捧心,嗓音沙哑:“周郎,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想我。”

“咔。”

面前摆着副导牌子的男人喊停,一张年迈的脸带着微笑,捏着钢笔快速的在自己面前的本上写了些什么:“表演的不错,回去等消息吧。”

杨柳儿倒是没有表现出来什么,侧眸看了经纪人一眼。

经纪人立刻上前,面带笑意:“李导,我看我们家柳儿表演的可要比前面的好很多,您不向来都喜欢立刻定下来吗?怎么这回……”

欲言又止。

闻言,李导也没有生气,和蔼的笑了笑:“我以前是喜欢直接定的,可这回我不是导演。”屈指敲了敲面前的牌子:“看见没,我是个副导。”

“那导演是……”

“李老。”

试镜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大碍,干练轻软的嗓音伴随着高跟鞋的声音迎面而来。

仅仅两个字,瞬间让杨柳儿的瞳孔剧烈缩起,身侧攥紧的拳头,指甲毫不留情的扣入了柔软的掌心,全身的温度降到了最低。

眼神都没有分给她丝毫的女人,那张精致傲居的脸,几乎和当年的模样重合。

原来,过去了五年的时间。

长发卷曲,随意的披散在了身后,黑色的小礼服满是妩媚和英气交融的女人,踩着高跟鞋走到导演的位置上坐下,眼神轻笑着:“李老,我来晚了,您可不要介意哦。”

李老自然而然的跟着笑,动作熟稔:“你这丫头,又去哪儿躲懒了。”

“您这就是误会我了,我这次可不是躲懒。”她不依的微笑,素白的手指随意的拿起桌子上的钢笔把玩:“我可是去和演员沟通了,您不是说唐娆的人员不好找吗?我可就给您找到了一位。”

“是谁?”

瞬间李导的好奇心就被吊了起来,眼眸放光。

“陆软。”

两个字出来,李导没有丝毫的意见,反而拍掌大笑:“好啊,你竟然能够请得动她,她那个性子正对唐娆这个角色,妙、妙、妙。”

杨柳儿看着面前的女人,身上没有半点当年留下来的狼狈、怨恨的痕迹,浮现在周身的只剩下英气和干练。

相比五年前,只少了那么点的天真浪漫。

她直视过来的眼神,没有丝毫的阴霾。

陌生的就好似根本没有见过。

两个人沟通好,洛安然才将眼神转过去,微微一笑:“杨柳儿?”

被点名,杨柳儿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还是经纪人拽了她一把,她才怔了一下。

嗓音微哑:“我是。”

“我在观察室看了你的表演,演的不错,将白莲花演的淋漓尽致。”洛安然精致大方的脸蛋微笑浅薄,丝毫看不出任何的异样。

唯独那双眸子过于漆黑。

“不知道刚刚那副样子是你演出来的,还是你本性就是如此?”素白小手撩了一把卷发,绯色唇边弯了弯,洛安然轻笑:“就是那种陷害人于无形,明明是自己的错却推到别人身上的贱人?”

咬重最后两个字。

明明并不尖锐,可杨柳儿却像是被刺激了一般,眼眸狠狠的瞪了起来,嗓音徒增:“洛安然,你这是什么意思?人身攻击吗?”

在场的人被如此的杨柳儿吓了一跳,还好经纪人反应了过来,连忙拉了她一把。

连忙鞠躬:“抱歉,导演,我们家柳儿今天可能是身体不太舒服。”

“是吗?”笔尖轻点桌面,洛安然垂着眸,睫毛掩盖着眸底的嘲弄:“是杨小姐身体不舒服就好,否则传出去的话,还以为是我仗着身份欺负了她呢。”

经纪人面色尴尬:“怎么会,我们家柳儿不是这样是非不分的人。”顿了顿:“对吧,柳儿。”

说着,伸手拽了杨柳儿一把。

杨柳儿不肯动,不肯说话,一双怨毒的眼眸紧锁在洛安然的身上,脸色带着几分惨白,甚至有些五官扭曲。

这般,经纪人脸色瞬间难堪:“实在抱歉,导演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

话音未落,就被洛安然直接打断。

浅薄的慵懒嘲弄毫无痕迹,洛安然嗓音轻懒,看都不多看杨柳儿一眼:“杨小姐身体情况到底如何,我并没有兴趣知道,只要她进组后不拖后腿便好。”

这么说,通过了!

经纪人瞬间一喜,连忙道谢。

可杨柳儿从头到尾仿若是淬了毒的眼眸,也丝毫没有逃过大众的眼睛。

面试了一下午,洛安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试镜室的门,一眼便对上杨柳儿那双怨恨的瞳孔。

隔着不近,杨柳儿大声呵斥:“洛安然,你给我站住。”

高跟鞋停下:“嗯?”挽起嘴角,洛安然轻笑:“杨小姐有何贵干?”

“你五年前从手术台上逃走,怎么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皮包被捏出层层的褶皱,杨柳儿涨红的脸,出口的语言几乎丧失逻辑,一双眸子阴鸷:“不要以为你仗着导演的身份就能够辖制我,更不要妄想靠近至琛。”

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有丝毫不轨之心的话,我便会让你万劫不复的。”

“万劫不复?”

洛安然仿佛是被幼稚的话语逗笑了一般,双手抱胸,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杨柳儿,讥讽的味道丝毫不掩饰:“杨小姐准备怎么让我万劫不复啊,是准备再推我上手术台,还是准备将我卖到非洲去?”

“难不成杨小姐觉得我五年后卷土重来是丝毫没有准备的吗?”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着杨柳儿,洛安然的眼眸鄙夷:“还是杨小姐不怕惹祸上身,能够承受的住我的报复?”

杨柳儿的神经不堪一击。

踉跄着,整个人透着一股就算是精致的妆容都挡不住的阴森气息:“你果然是想要报复我,是不是准备将至琛从我的身边抢走?不可以!”

尖叫着,杨柳儿想要去扯洛安然的衣袖。

却被她施然躲过。

一如五年前的高贵。

抬手撩起自己的卷发,洛安然讥笑:“笑话,就算是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,我洛安然也决然不会喜欢厉至琛。”

俯身,拉近两个人的距离,薄的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。

扯唇,美眸眯起,洛安然身上全部都是漠然的晦暗,嗓音阴柔:“杨柳儿,出了轨的男人就像是吃了屎的狗。”

“肮脏下贱如此,那我只能弃之不要,而期限……便是永远。”

厉至琛。

就是那条吃了屎的狗。

五年前,五年后,都是。

自从回了杭市,洛安然觉得满世界都是狭路相逢。

那熟悉的欣长身影半依在车门上,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,高挺的鼻梁一如往昔的斯文英俊,抬眸看过来的眼神重重一震,带着无穷无尽的慌张。

擦肩而过,在她反应过来之前,直接拽住了她的胳膊。

嗓音嘶哑中带着模糊克制:“洛……安然。”

手劲有些大,弄得洛安然蹙眉,却还是转过脸来抿唇而笑:“你好,厉先生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盯着她的眼眸,厉至琛想要从里面找出点什么,却一无所获。

他的嗓音低沉中带着尽力的克制,指尖颤抖着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这和厉先生有什么关系吗?”

依旧是温笑,洛安然那副模样就像是碰到了点头之交的陌生人。

明明两个人是夫妻。

曾是。

不知为何,惶恐的厉害,厉至琛的眸子黑泽的厉害,渗不进去任何的光芒,手上的力道加大:“我,时间不早了,我请你吃顿饭吧,就当是五年后重新见面的庆贺。”

厉至琛很快的找回了理智,没有熄灭的烟雾从男人的指间散开,嗓音染着温沉。

只可惜,洛安然直接摇头:“抱歉,不能。”

“为何?”

厉至琛立刻蹙眉。

却逗得洛安然绯色的唇瓣弯了弯,弧度淡的几乎让人看不出来。

抽了抽手腕,却没有抽出来,嗓音凉凉的嘲弄:“厉先生,这里是娱乐工作室的门口,刚刚里面结束了一场面试,杨柳儿,杨小姐便是面试的其中一员。”

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厉先生应该是在此处等待杨小姐。而现在你要请我吃饭,将杨小姐置于何地?”歪了歪头,洛安然显得有些俏皮:“还是说,厉先生的臭脾气还没有改,和五年前一样喜欢左拥右抱,花团锦簇。”

“很抱歉,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游戏,还请厉先生自重。”

“至琛。”

厉至琛刚想说什么,便猛然听见杨柳儿的嗓音从大楼门口传了过来。

白色衣裙翻飞,直接扑进了男人的怀中,笑颜如花,妩媚娇软。

趁着此时,洛安然大力的将手腕抽了出来,垂眸站着,绯色的唇瓣噙着浅薄的弧度,冷笑的模样就像是在看一出小丑扮演的戏码。

“呵。”

轻嗤,轻袅扬眸,高跟鞋掠过两个人,就往远处走。